揭秘:毛泽东把林彪列为打击目标的内情_揭秘_历史

揭秘:毛泽东把林彪列为打击目标的内情_揭秘_历史
本文摘自《北戴河往事追寻陈述》,徐焰著,中央文献出书社出书文化大革命期间的北戴河,处于惨淡萧瑟之中,林彪却还在夏天常常到此寓居。1971年夏天,他和叶群住离北戴河西海滩两公里处的联峰山松树丛中的一幢两层小楼,这便是中直疗养院62号楼(原为96号楼)。因为人们的习气,一般仍是称其为96号楼。林彪在北京日常寓居之处主要有二:一是自己居处毛家湾,二是北京人民大会堂。毛家湾四周都是高墙,北部并不临街,设有解放军出书社,即平安里三号。其时交通部门想建立115路电车,终点站就在毛家湾和平安里三号之间,但没有得到毛家湾的赞同,原因是怕声响大影响林彪。夏天天气炎热时,假如北京有事,他便搬到大会堂住上两三个月。在人民大会堂,林彪一般住浙江厅。他怕光、怕风、怕水、怕剧烈的声响,怕突变的温度,怕人多,怕疲惫,怕唆,怕许多常人不怕的东西。他不喜爱热烈,有人说是性情变异,有人说这是战役挂彩留给他的缺点,并渗透到心思和神经之中。当然,假如夏天在北京没有事,林彪常常到大连和北戴河去住。至于春天,他喜爱住在姑苏,江南的春天最叫人向往,有时一向在那里度过春天。林彪的生活习气,在当上副统帅后仍是非常乖僻,每日的主要内容是深思,在无声、无光、无颜色的气氛里,他几个小时几个小时地静默着,如古井不波。深思和寡言,是同他触摸过的党内领导人的共同形象,不过那时我们都没有向阴恶方面联想。据林彪的秘书张云生写的回忆录称:林彪有时也在屋里走动,喃喃自语着,咀嚼着炒熟的黄豆。有时他一根一根地接着划火柴,直至整盒被划光,脸上才显露一丝笑意依照林彪一般的规则,每天坐五六个小时,上午3小时,下午少则2小时,多则3小时,只要在无风的傍晚,他才到宅院里走一会,光线激烈时肯定不可,即便睡觉。在梦中,他也不会中止考虑,他有时忽然从床上爬起来,叫秘书记载梦中考虑的成果。为了避免呈现考虑不周,他又给周边的人立下一条规则:一切他阅览的电报和文件,一概押3个小时后再发。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阅览全文

Author: admin